番外

推荐阅读: [综]斑的姐姐是英灵百炼成神男主高攀不起,告辞(穿书)天命为皇朗星小甜梨太子宠妃日常他的人设不太行(快穿)我是渣男丑妃要出墙不露声色五月泠ABO垂耳执事皇叔心尖宠:王妃要翻墙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朕重生后霸气侧漏[星际]恕我直言[综]再世权臣旺夫小哑妻思之如狂

番外

十五年后。

安阳城,夜, 上元节。

孤高挺拔的少年左手牵着十三岁的大妹龙玟, 右手牵着十岁的二弟龙玮,冷着张脸走在热闹的街道上。

少年继承了父母的长处, 身形颀长, 五官生得极美, 只是那双漂亮的鹿眼中闪着冷光,仿若两颗千年寒星,使他周身时刻环绕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凛冽气息。

“珒儿,想不想要虎头灯?”

走在前头的龙暄忽然回头问。

龙珒面无表情:“儿臣十六了……父亲。”

“那就给你弟弟妹妹们买,买五个, 多的那个给你母亲。你母亲喜欢猫, 给她买个猫儿灯吧!”

龙珒:“……”

窝在龙暄怀里的龙琬和龙珩听了,双双捂嘴嬉笑不已——龙琬今年七岁,是龙暄和江舒芸的第二个女儿;龙珩是最小的儿子, 今年三岁。

“羞羞羞, 母后是大人了, 还要玩猫儿灯!”

龙暄低头笑道:“大人怎么就不能玩了?在爹爹眼里, 你们母后就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娃~”

边上的江舒芸听了面上一红,伸手重重地捏了他一把。

“当着孩子的面说什么呢!”

龙暄勾唇,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难道不是么?……哎呀!轻点,我抱着孩子们呢!”

“叫你不稳重。”

知道两个孩子的重量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江舒芸毫不客气地又在他胳膊上捏了一下。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龙珒已经把大妹龙玟和二弟龙玮交到了卓不才手上, 大步走向附近一处热闹的灯铺。

“他最不喜欢热闹,你还故意让他往热闹的地方去。”

瞧着大儿子身后跟着的那道雪白的娇小身影,简直就像是她家大儿子的小尾巴似的,江舒芸眼中露出欣慰之色:“幸好,这些年有安馨伴他左右,他偶尔也能露个笑脸。”

龙暄皱眉道:“这小子成日里总摆一张冷冰冰的臭脸,都是让你们给惯的——他体内的绝情丹不是三年前就给解了么?几年过去了,还是没见他给个好脸色!芸儿你总是依着他,天天让他窝在东宫里不出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对他能有好处么?”

“这倒也是。”

江舒芸点点头:“年前师父来信,说珒儿这症状,或许等成婚后会好些。”

“这小子早该成婚了!我看他身边的安馨就不错~这些年也只有那孩子能忍受得了他的臭脾气!”

江舒芸欣喜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谁叫咱们总是心有灵犀呢!芸儿……”龙暄目光一热,伸长脖子就往江舒芸幂篱后探去。

江舒芸躲开他,羞道:“你别乱来,这可是在街上!”

两个孩子在龙暄怀里忙捂眼,咯咯笑道:“羞羞脸!父皇羞羞脸……”

“嘘!喊父亲!别让人发现咱们的身份!”

龙暄笑嘻嘻哄着孩子们,鹰眼灼灼地望向江舒芸——十五年过去,他的芸儿除了变得更有成熟韵味外,还是那么娇美可人。

特别是每次看到她望向他时,那眼中闪烁着的星星般的光芒,总让他忍不住热血沸腾。

“芸儿,今晚……”

江舒芸姣美的脸蛋在幂篱的轻纱后变得通红:“珒儿、珒儿回来了!”

龙暄鹰眼一瞥,果然见大儿子拿着虎头灯缓缓朝他们走来,大儿子身后跟着活蹦乱跳的小宫女安馨,两人一个高大一个娇小,一个沉静一个活泼,对比实在明显。

“没有猫儿灯。”

龙珒将四个虎头灯分发给弟弟妹妹们。

江舒芸笑道:“没事,没有就算了。”

“怎么能算了!走!往前头再找!”

龙暄朝大儿子抬了抬下巴:“上前来,我和你母亲有话同你说。”

龙珒道了一声是,迈动长腿走到他父亲身边。江舒芸在边上一瞧,惊讶地发现不知不觉中,大儿子的身量已经和龙暄不相上下。

——果然是长大了,到了该成亲的时候。

听陛下说有话要与太子讲,卓不才牵着长公主与二皇子,与安馨等人放慢脚步在后头拉出了一段距离。

“你该娶太子妃了。”龙暄往后头瞟了瞟:“朕看安馨那孩子就不错,你母后也觉得好,毕竟你俩青梅竹马——”

龙珒冷冷地打断了他父皇的话:“可她是个宫女。”

龙暄瞪眼:“宫女又如何?你以为朕没看出来,你和她互相喜欢!”

“儿臣是大熙储君,婚事怎能按自个儿的喜好来?”龙珒眼中毫无波澜,非常理智地说:“为巩固大熙江山,让大熙变得更加强盛,儿臣应迎娶对大熙有助益的女子。比如宛罗国国王的独女云娜公主,或者镇国公家的嫡女,平南王的孙女……”

——他才不要和父皇一样,堂堂一国之主整天不思进取,就知道整天围着母后转!

“珒儿,你难道不想娶安馨么?”江舒芸急道:“母后看得出来,这些年也只有她能走进你心里。”

“儿臣想要做一番事业,不愿被儿女私情牵绊。”

龙暄听到这差点忍不住想揍他:“以咱们大熙的实力,难道还要你卖身才能做大事么?!”

“不是卖身,是联姻。儿臣只想让大熙变得更强。”

“你!……”

见龙暄两眼冒火,江舒芸赶紧上前拉住他。

龙暄怒极反笑:“好好好!不愧是朕的好儿子!你这么想建功立业,父皇应该成全你才是。其实刚才父皇是在试你呢!安馨是个好孩子,从她五岁进宫伴你到现在,也差不多有十年了,咱们不能亏待了她!朕和你母后早就给她置办了一份丰厚的嫁妆,想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原担心你不同意——这下正好!明天我和母后就给她找人家去。”

说罢暗暗朝江舒芸使了个眼色,江舒芸会意,缓缓开口道:“红梅那儿子就很不错,和安馨年龄相仿,去年除夕宴两个孩子不就见过?我看两人还挺登对的~”

龙珒闻言,冷若寒冰的俊脸上出现一丝裂缝:“儿臣并没有说不给她名分。”

“名分?妾室的名分么?安馨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可不愿委屈她。”江舒芸边走边“认真”合计:“对了!除了红梅的儿子,我娘家的小堂弟也和安馨差不多大,还有镇国公家的小儿子,忠武将军的孙子……这几个孩子无论长相人品都好,等回宫我叫安馨自己选选!”

龙珒的冰块脸隐隐绷不住:“母后!”

“怎么了?你不是不愿被儿女私情牵绊么?”

江舒芸和龙暄相视一笑,继续激她儿子:“母后把她嫁了,省得你分心。”

“就是,成天对着张冷脸,谁受得了啊!”龙暄厚脸皮道:“嫁人就要嫁你父皇这样,温柔体贴,细心懂事~芸儿你说对不对?”

江舒芸狠狠捏着龙暄手臂上的肉,咬牙笑道:“是呀。”

龙暄忍着痛,又往他儿子心头插刀:“你不愿娶,人家还不愿意嫁给一块大冰块呢!”

龙珒捏拳,忍不住回头看,正巧看见那白兔般的女子弯着嘴,惊喜接过一个小侍卫递来

的猫儿灯。

那画面莫名让龙珒觉得碍眼。

他父皇跟母后却几乎同时勾起了嘴角。

“啧,芸儿你看,许山那儿子长得还挺清秀——说来他和安馨也是从小就认识的吧?”

江舒芸道:“差点把这孩子给忘了,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不错不错。”

“父皇,母后,儿臣有事先离开一会。”

龙珒紧抿薄唇,快速往后头走去。

“臭小子憋不住了。”龙暄乐得轻笑出声:“过几天我下一道赐婚圣旨,急死他!”

“你别把他逼急了。”

龙暄嘟嘴:“就知道心疼儿子!”

江舒芸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对了,去年年底燕王成婚,在燕王府外出现了一对面目怪异的男女,我听人说,那女的声音有些像小孙氏……”

龙暄面色一凛,回头远远地瞪了卓不才一眼——早就处理好的事,有什么好说的?!

“你别老听卓不才胡说,没有的事!”

“是么?除了这件,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龙暄睁大眼做无辜状:“没有。”

“没有么?那宛罗国来的信怎么都被你扣了?”

龙暄回头,又瞪了卓不才一眼:为何老是出卖朕?!又想去山里扛木头了是不是?!

卓不才浑身汗毛竖立,拼命摇头:娘娘套话的功夫越来越

 网址:厉害,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龙暄叹了口气,回头小心翼翼地赔笑脸:“那不是……听说当年你父亲差点把你许配给宛罗国那小子,他成亲后又还对你那么热络,我怕他对你有什么歹念嘛!他还写什么信,真是一点都不知道避嫌的~这要传出去,多不好听,你说是吧芸儿?”

“所以,这就是你擅自扣信,还写信骂他的理由?”

“咳咳,哪有……”

说话间,一行人到了处挂满各式花灯的摊子前,江舒芸给了龙暄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径直上去选花灯了。

“芸儿~”

龙暄抱着两个孩子粘了上去。

与江舒芸戴着面具逛灯会是他每年都要缠着江舒芸做的事,今年江舒芸不想再戴他那兽形面具,就给他做了一张人*皮面具,她自己戴了幂篱遮面。

怕孩子们戴面具闷脸,江舒芸就没给他们戴。

龙暄戴了面具后,那异常俊美的脸被掩盖,面貌看上去平平无奇甚至有点丑,唯有一双鹰眼仍旧锐利。

“夫人,买花灯啊?我们这的花灯可漂亮了!”

摊主是一位热情的妇人,看到龙暄手上抱的两个孩子,妇人不由夸道:“好俊的两个孩子!简直就跟画上跳出来似的!”

江舒芸笑着挑了两只猫儿灯。

片刻后,卓不才带着她大女儿和二儿子过来,卖花灯的妇人见了,不禁问她:“这几个孩子都是夫人的?”

江舒芸道:“是啊。”

妇人顿时啧啧称奇:“夫人真是好福气!您这几个孩子长得真是好看!”

虽然隔着幂篱的纱布看不到江舒芸的脸,可是光看到婀娜有致的身段和那雪白水嫩的手腕,妇人就能断定江舒芸容貌不俗了。

她羡慕地看了一圈江舒芸的几个孩子,等把目光落到龙暄那张平凡得有点难看的脸上时,妇人不禁又问:“这位是?”

“哦,这是我夫君。”

“你夫君?”

妇人看了看龙暄高大挺拔的身姿

,又看了看龙暄戴上面具后挑不出半点好看的脸,她面上不由露出惋惜之色:身板不错,就是脸丑了点!好好的一个大美人配了个丑男人,实在是可惜!

不过幸好,几个孩子都像他们娘,若是像了他们那丑爹可就遭了!

……

龙暄在妇人古怪的目光中与江舒芸买下了两只猫儿灯。

等出了那小摊,他把两个孩子交给便装侍卫,大手轻柔地包住了江舒芸的手。

“老板娘嫌你丑呢!”她忍不住偷笑。

“还不都是因为你这面具~”他一手拿住两只猫儿灯,一手揽住她的盈盈细腰:“嫌就嫌吧,反正芸儿不嫌就行!”

“做什么呢!”大庭广众的!

她忙拿开他的手,指着他手上的灯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你看这两个灯,黑白相间的,像不像墨墨?”

十五年过去,墨墨成了只懒洋洋的老猫,它的子子孙孙倒是把御猫的名号传了下去。不过墨墨懒得管那些,现在它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舒舒服服地颐养天年。

“是有点像墨墨。”鹰眼仍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看都不看那灯一眼。

江舒芸真怕他在街上乱来,十几年过去,这家伙别的没长进,在乱吃飞醋和厚脸皮这两项上的造诣是越发深厚了。

“那个,玮儿也十岁了,该到了学武的时候,我年前写信给师父,准备二月就送他去师父那……”

“芸儿真该和墨墨学学,别老是惦记着孩子们。你别看他们小,其实一个个的可有主意了呢。”

算算时辰差不多了,他上前一把搂住了她。

“你……”

江舒芸还来不及说他,忽然听天空中发出一阵巨响,紧接着,无数个五颜六色的烟花便绚丽地绽放在漆黑的夜空中。

“放烟花啦!宫里那边放烟花了!”

“快看!好美啊!”

趁着众人都抬头看天,龙暄拨开她幂篱上的轻纱,俯首深情地吻住了她红润的唇。

“芸儿,等珒儿过几年能独当一面了,咱们就归隐,我陪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真的?”

“真的。”

*

耀眼的火树银花下,冷面太子将白兔般的小宫女逼到角落。

“殿下……奴婢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从今天开始,不准看别的男人,更不准对别的男人笑。”

“可是……”

“没有可是。”

龙珒抿嘴,冰冷的鹿眼中燃起两簇小火苗,猛地眼前将那娇小的女子狠狠搂进了怀里:“孤要娶你。”

怀中的小人儿一脸的不敢相信:“殿下?”

龙珒伸手摸了摸她的下巴,两个人顿时都红了脸。

“是真的,孤……孤喜欢你!”

“殿下!”

小宫女泪花闪闪,踮起脚尖往他薄唇上蜻蜓点水般点了一下。

柔软又甜美的触感传来,龙珒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仿佛有根弦断了。

下一刻,他便将小宫女抵到墙边,埋头亲了下去。

……

千里之外的西域某城上空,同样是烟花朵朵。

江仲安须发皆白,坐在窗前喊:“茵茵!快过来看!”

“死老头子!你喊什么!我在做汤丸呢!”

江仲安急道:“快点出来!不然就没了!”

殷婆婆边擦手,边飞快从厨房跑出来。

“……我当是什么!原来是放烟花!这不是年年过节都放么?每年看你还嚷嚷!”

江仲安笑道:“好看的,一起看。”

殷婆婆撇撇嘴,然而还是并排和他站在窗前。

夜空中回荡着噼里啪啦的声响,五光十色的烟花闪耀明灭,时不时照亮两人的白发。

“……记得那年第一次与你在西域过节,也看到过这样的烟花。”

“那时的烟花可没现在的好看。”

江仲安笑了下,一回头,恍惚看见了当年那个爱穿红裙,英姿飒爽却唯独对他偶尔柔情的明艳女子。

“看什么看?这十几年还没看够啊?”殷婆婆羞怯地转头:“最好看的时候你不看,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吧?”

“此刻也是最好看的。”

殷婆婆噗嗤一笑:“死老头!年轻的时候没听你说过半句好话,临老了倒学会油嘴滑舌了!”

江仲安认真道:“你是我见过的老婆子里,最好看的。”

“死老头子!老不正经!过阵子你曾外孙来了还这样,小心芸儿笑你!”

江仲安摸着白胡子笑:“你说去吧!我不怕。”

“哟!这脸皮真是越老越厚!”

殷婆婆嫌弃极了,忽然皱皱鼻子:“不好!我的汤丸!”

说罢飞快奔去厨房。

“都怪你!汤都烧干了!”

“没事,那就不喝汤。”

“汤丸也烧焦了好几个!”

“拣出来,给裘应元吃。”

“你个坏老头!心怎么这般黑,他现在可是千面门门主!明天人家过来做客,你好意思给他吃这个?”

“你还是他师叔祖呢!他敢不吃?那小子让芸儿吃过苦头,好吃的才不留给他,要留给我曾外孙!”

“啧,真是护短。”

殷婆婆无奈摇头:“算了,还是倒掉吧,反正再煮一锅也来得及。”

“那就再煮一锅吧。”

江仲安笑眯眯地看着殷婆婆又忙活起来,看了会,他撩起袖子颤颤跑过去:“我来烧火。”

——还来得及。

纵使时光流逝,容颜老去,世事变迁……只要心里的那个人还在,只要那个人还愿意在,一切便不算太晚。

千帆过尽,美或丑不再重要。

唯愿得一人真心,相濡以沫,白首不离。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丑妃》全部完结了!么么哒宝宝们!虎摸虎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爱你们!集体熊抱之!

网址:

本文网址:http://choufeiyaochuqiang.7fyd.com/7923995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