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苟活

推荐阅读: 丑妃要出墙朗星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心狂他的人设不太行五月泠小甜梨不露声色朕重生后霸气侧漏[星际][综]斑的姐姐是英灵热搜预定皇叔心尖宠:王妃要翻墙魔道小姐姐[快穿]哈利·泽维尔[综英美]天命为皇止痒飞灰ABO垂耳执事旺夫小哑妻恕我直言[综]

高松仁又惶恐又后悔,如果不是贪图那点小费,表演过头,恐怕就不会被人盯上。

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好不容易找到的藏身之处,既能用身体的优势挣到不低的工资,又不用干以前那些高风险的事儿,这回算是砸了,嗐!

一边走一边偷偷向身后看,心里害怕,连垃圾桶的影子都看起来可疑。

地铁通道里行人稀少,在一个分流路口,高松仁闪身躲在墙后,默不作声看身后的人流一个个从面前走过去,等了足足5分钟,没有看见那个微胖的身影,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他露头向后看了看,再次确定那家伙没有跟来,赶紧快步通过安检区,随便上了趟车。

走到最后一节车厢的角落里坐下,高松仁揉了揉永远裹在长袖里的右臂,满脸的络腮胡都掩盖不了痛苦之色。

就像姜医生说的那样,排异反应最近两年越来越明显了。

今年最痛苦的那阵子,他熬不过去,跟道上人买了针剂。他也知道,只要沾了这玩意,就永远摆脱不掉了。

可是没有办法,想要活下去,不能没有右臂,虽然只要卸掉右臂就能解脱痛苦,但是,他摆脱了右臂,就没法逃出那些人的毒手。

好在女儿已经开始工作了,不再依赖他的金钱帮助,靠酒吧调酒师的工作,买针剂勉强够用,如果今天没有被钱冲昏头,也许,也许还能在这里苟活很多年。

是的,苟活。

当初三个人,就他娘的剩我一个了。

高松仁忽然嘿嘿嘿地俯身抱头笑起来,眼泪鼻涕糊满了胡子。

好在这节厢里只有两个戴着耳机的年轻人,上车后就只顾盯着手里的手机。

隔着两节车厢的另一边,刘长青站在一个外国人的身侧,默默看了那个弯腰抱头的身影一眼,然后将视线移到隔壁车厢的两个女人身上,目光渐冷。

黑色短发,浓重的眼影,银色唇彩,超短露脐T恤,黑色破洞牛仔,结实而修长的大腿,装扮一模一样的两朵姐妹花互相搂着肩,头靠着头窃窃私语,似乎不时发出低低笑声,笑得胸脯乱颤。

刘长青咽了口唾沫,默默咒骂一句:妈的,跟蛇精一样,要不是老子眼睛亮,还真他妈发现不了你们有毒。

从宏发公司出来,就接到顺子的情报,说高松林有可能藏在林江,刘长青立刻就来了林江。

本来他也没想着今晚就开始正经地找,打算到达文西酒吧找槐子先聊聊,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来了这里不跟老哥们喝一杯,说不过去。

没想到这意外收获,巧了。

高松林这家伙虽然蓄了一脸的毛胡子,但是刘长青早就对宏发惨案的嫌疑人资料滚瓜烂熟,就算他们三个被切成片,他也能找出片上的痦子,留胡子就想混过去?当年他还在局里的时候,他这双眼睛可是被局长评价过“全局最重要活物资产”的。

不过这案子就跟当初他接手时候的感觉一样,透着股邪气。

他清楚记得,案发第三天排查监控,找出嫌疑人之一苟力国出现在摩东港,等他带人赶过去,只远远看到了一场大火,火光后面人影晃动。

凭直觉跟着人影消失的方向,冲到附近码头上,他看到了靠近码头的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漩涡伴着一长串气泡。如果不是顺子拉着,他当时就跳下去了。

当然,等冷静下来,一阵后怕,晚上他就请顺子着实吃了一顿好的……外卖。

今晚,本来刘长青的计划是不急着动手,跟槐子把情况说一下,让他找个借口把高松仁弄到僻静地方,来个阴的放倒,毕竟这家伙也很邪乎,酒吧人太多,不适合抓人。

没想到,无意中一瞥,当然了,说无意也不确切,毕竟那俩妞离刘长青坐的地方太近,那腰腿,是个男人,想没有意也难。

这一瞥,正好看见垂在腰侧的手袋,手袋边挂着一个“装饰品”,一把只有一指长的精致小手枪。

普通人看见这玩意,当然以为这就是个类似打火机的装饰物,可是刘长青却知道,这是一把2.3毫米口径的真家伙,这种东西在大夏,列在私人禁用目录里。

刘长青微觉意外,自然开始留意起这两人来。

这两个女孩看起来一边啜着酒一边谈笑,还不时跟着重金属的节奏晃一晃腰,冷眼观察了一会儿,刘长青不由心头一惊,她们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向吧台内的高松林飘过去!

刘长青立刻就想起了摩东港那场大伙,当年有人先手要了三匪之一许参重的命,只留给警方一坨焦尸,难道,跟她们有关?

思索片刻后,刘长青一口喝完杯里的啤酒,从兜里摸出个米粒窃听器,站起身来。

一个服务生手里举着放酒杯的托盘从不远处挤过来,跟两个女孩即将擦肩而过,被假装酒醉趔趄了一下的刘长青一撞,顿时手忙脚乱地歪向腻在一起的两个女孩。

作势踉跄着要帮忙扶住托盘的刘长青,以妙至毫巅的手法拂过一个女孩的后背。

服务生一边对女孩们说对不起一边瞪了刘长青一眼。

刘长青一脸憨傻地笑了笑,故意对女孩们打了个轻浮唿哨,歪歪扭扭地向吧台走去。

“……问题……醉鬼……消防……拖……”

米粒窃听器对环境噪音太敏感,只能听见支离破碎的几个字眼。

但是刘长青听到“消防”两个字,顿时一惊,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消防喷淋管道,再回头看去,一个女孩已经像鱼一样向酒吧后面钻过去,而另一个则向自己的方向慢慢走过来。

不能等了,刘长青觉得情况不妙。

他这时已经来到吧台,心念一转后,手掌啪地一拍吧台。

正给客人倒酒的高松林闻声转头。

刘长青见他转头看过来,他也不说话,只盯着高松林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高松林微楞,很快,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慌乱,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刘长青瞥一眼即将走近吧台的女孩,再次回头紧盯高松林的眼睛,笑着说:“兄弟,手速不错啊,来,我帮你看个手相。”

高松林这时已经放下手里的酒瓶,听到这句话,彻底慌了,他毫不犹豫地转身退出吧台,向后厨跑去。。

目送高松林消失,刘长青没有立刻去追,他离开吧台,将自己藏进附近一群正摇摆着的年轻人中。

隔着人群,他看见那个女孩盯着高松林消失的门廊,将手放在脸颊旁,低头说了一句话。

本文网址:http://bianshata.7fyd.com/8296116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